留学社区

目录

从《水浒传》中的女性形象看作者的女性观

【 liuxue86.com - 论文范文 】

  【从《水浒传》中的女性形象看作者的女性观】

  作者:赵静

  内容摘要:《水浒传》作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四大名著之一,一直被人们所熟悉。这部以男性为主线的,描写农民起义的小说,在塑造很多英雄的男性形象的同时,文中也零星闪过几个女性形象,而这些女性形象的塑造,多是以这些男人为动因而次要的存在着。有些无辜的女人用姿色和生命成就了英雄好汉。女性在这里为一群弱势群体。对《水浒传》的女性形象进行群体研究,并从文化层面进行分析,不仅可以深刻揭示作者复杂、矛盾的女性观,而且还能进一步认识形成这种女性观的原因,集合儒家思想息息相关,又与成书过程的民众的心理积淀有关。

  关键字:《水浒传》 女性形象 女性观

  《水浒传》最早的名字叫《忠义水浒传》,是一部英雄传奇体小说的典范。作者以其高度的艺术表现力,生动丰富的文学语言,叙述了许多引人入胜的故事,塑造了众多可爱的个性鲜明的英雄形象。《水浒传》继承与发展了中国古代小说与讲史话本的传统特色。故事极富传奇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起伏跌宕,变化莫测。每一故事的高潮,都紧扣读者的心弦。如“拳打镇关西”、“智取生辰纲”、“宋江杀惜”、“武松打虎”、“血溅鸳鸯楼”、“江州劫法场”、“三打祝家庄”等等,数百年来一直脍炙人口。

  但《水浒传》并不是单纯为了追求故事情节的离奇而迎合群众的,而是紧紧围绕着“官逼民反”这一思想,把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融合在一起。《水浒传》的语言是以口语为基础,经过加工提炼而创造的文学语言。其语言特色是明快、洗炼、准确、生动。无论是作者的描述语言,还是作品人物的语言,许多地方都惟妙惟肖,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写景、状物、叙事、表情,极为灵动传神。《水浒传》叙事,善于白描,简洁明快,没有滞拙的叙事和冗长繁琐的景物描写。偶有写景文字,又极精彩。如武松不听酒家劝告,乘着酒兴单身上山,看了庙门上的告示,才知真的有虎,他稍为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岗子。

  这里作者只用了两句话衬托此时的气氛和心情:“回头看那日色时,渐渐地坠下去了”,武松“踉踉跄跄直奔过乱树林来”,既写出了老虎活动的时间,又写出了老虎出没的环境。两句话就把一种恐怖悲凉的气氛和心情和盘托出,让人感到此时此地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跳出一只活老虎来。

  《水浒传》的叙事,要言不烦,恰到好处,而又绘声绘色,鲜明生动。“武松打虎”是历来传诵的好文章,写得极为传神,写人虎相搏,写老虎一扑、一掀、一剪三般拿人的本事,和声震山岗的吼声,一只活生生的真老虎就跃然纸上。几经搏斗,老虎威风渐减,最后如何被武松按住,如何挣扎,如何被武松打死,写得活灵活现,十分逼真。

  通过这些描写也就更好地突出了武松的英雄形象。《水浒传》人物语言的性格化,达到了很高的水平,通过人物的语言不仅表现了人物的性格特点,而且对其出身、地位以及所受文化教养而形成的思想习惯有时也能准确地表现出来,所谓“人有其性情。……人有其声口。”如李逵第一次见宋江,就问戴宗:“哥哥,这黑汉子是谁?”戴宗责备他粗鲁,他不服,等戴宗向他介绍了情况,他还说:“莫不是山东及时雨黑宋江!”他心里怎么想,口里就怎么说,他是个粗人,见人不懂得什么客套和应酬之事,不受礼节的约束。

  而在这部作品中,虽以男性为主线索,女性以男性为动因而次要的存在着,但是又是不可或缺的。如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以及潘金莲、阎婆惜、潘巧云等都深为人们所重视。作者在她们的身上着墨并不多,但后人对她们的评价却颇多。据学者统计,《水浒传》(百二十回本)共写了780个人物(其中有名有姓的577个,有姓无名的99个,有名无姓的9个,书中提到但未出场的人物还有103个),在这些人物当中,共写76位妇女,其中略微提及但不作具体描写的有47人,具体展开描写的共有29人。[1]对如此众多的人物形象进行分析与评价,不可能人人具到。本文要把作品中的女性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受到作者批评的女性,如潘金莲、阎婆惜、王婆等,一类是受到作者肯定的女性,如顾大嫂,孙二娘等。

  一、《水浒传》女性形象的分类

  (一)被批判的女性形象

  1.以潘金莲为首的淫妇形象

  潘金莲、阎婆惜、潘巧云这一组特殊的女性,是《水浒传》中极为鲜明的一个群体。也是作者不厌其烦地描写的一个群体。先有阎婆惜与张文远通奸,再有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后有潘巧云与裴如海通奸,三次均写奸情,但次次不同。确如金圣叹所评:“正是要故意把题目犯了,却有本事出落得无一点一画相借,以为快乐是也,真是浑身都是方法”[2]。而对其为“淫妇”的评价早已形成定论。自李卓吾、金圣叹,以至王望如所批评的《水浒传》开始,几乎众口一词,都指责潘金莲是一个典型的“淫妇”。李卓吾连赞武松为“佛”,杀得“从容次第,有条有理”,而且居然认为“周旋中礼”[3]。而金圣叹更是连赞武松“神威”,[4]并认为阅读这些描写是“羯鼓洗秽”[5]。这个群体中的女性,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不遵守“三纲五常”,不恪守“妇德”,同他人有奸情。

  潘金莲

  书中有这样一段介绍她的出身:

  那清河县里有一个大户人家,有个使女,小名唤做潘金莲,年方二十余岁,颇有些颜

  色。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这女使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恨记于

  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

  作者在此向我们简单介绍了潘金莲,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她本是一个好女儿,敢于拒绝大户主人的纠缠。然而作者一笔带过对潘金莲的肯定,也毫不同情她在婚姻上的苦恼,却重笔强调她的不守妇道。如“原来这妇人……为头的爱偷汉子”,具体描写她的美貌的“颇有些颜色”,“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纤腰袅娜,拘束得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碟乱”处处也含有贬义。她终日面对相貌丑陋的武大郎,内心的苦闷与对情欲的要求难以释放,使其对待武大郎总是冷嘲热讽,在家中地位更是在武大郎之上。武松第一次到家中,那妇人看着武大道:“我陪侍着叔叔坐地,你去安排些酒食来,管待叔叔。”

  座位排次时,武大也让那妇人坐了主位,武松对席,武大打横。而她不满足于此,而是追求自身情欲的释放。当武松来时,她的内心活动竟然是“我若嫁得这等一个,也不枉为人一世。”“不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而武松偏是个 “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的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有人伦的猪狗。”遭到武松的拒绝与嘲讽,潘金莲情欲没有得到正常发泄,使她的精神压力更加沉重,行为也近似疯狂。

  西门庆出现,也恰巧在此时。王婆说与西门庆的十分计策,潘金莲无一退避,当西门庆捏她的脚时,她“那妇人便笑将起来,说道:“官人休要罗唣!你真个要勾搭我?”完全没有羞愧之心,与那西门庆勾搭一处。这时的潘金莲是无视道德观念的,只为释放自己的私欲。她是大胆的,私欲膨胀的。

  当她与西门庆私会时,“武大郎来捉奸时,西门庆吓得钻入床底下躲去。潘金莲却道:‘闲常时,只好鸟嘴卖弄好拳棒。急上场时,便没些用,见个纸壶,也吓一交。”这几句更加体现了潘金莲的狠毒。激将和教唆西门庆踢翻武大郎,甚至,她自己为了和西门庆长期在一起,不惜下狠手,毒杀了老实巴交的武大郎。也招来了自身的灾害。死于好汉武松刀下,只见:

  两只脚踏住他两只胳膊,扯开胸脯衣裳。……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

  手去斡开胸脯,取出心肝五脏,……胳查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

  读起来似乎让人感觉痛快淋漓,但是也让人觉得凄惨与血腥。

  至于阎婆惜、潘巧云,她们一个在宋江身边,一个在杨雄身边。阎婆惜本是靠卖唱为生,因得到宋江的恩惠,阎婆感宋江之恩,也希望“娘儿两个下半世过活都靠着押司”,便把女儿阎婆惜嫁给宋江。本是典与宋江,有文书为证,而宋江又是“与女色上不怎么打紧”,她“水也似后生,况兼十八九岁,正在妙龄之际”,也自小生活在风情水月的环境中,所以见了那“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飘蓬浮荡,学得一身风流俊俏;更兼品竹调丝,无有不会。” 的张文远便与其很快进入热恋状态,他们“如胶似漆”,“打得火块一般热”虽本不是宋江的正式妻子,却也因为其贪恋情爱,并妄图吞并招文袋而最终导致命丧宋江刀下。

  潘巧云则更是在她与和尚裴如海私通,不守妇道,更诬陷杨雄的兄弟石秀,坏了兄弟之情,导致死亡。杨雄杀潘巧云时,骂道:“你这贼贱人……一者坏了我兄弟情份,二者久后必然被你害了性命。” 可见,不守妇道的淫妇在这里,都遭到了被屠杀的下场。还有卢俊义的老婆贾式,结果也是如此。她们都是在追求个人幸福的同时,要求个性解放反抗封建婚姻,又是享乐主义和利己主义的恶性膨胀。而在这部以男人为主线的作品中,描写这三位女性的文字 这些女性无疑就是使这些英雄人物逼上梁山的动因。

  2.以王婆为首的恶妇

  王婆的恶妇形象,是众多读者痛恨的角色。她生活在社会底层,以茶馆为业,对利益金钱无比崇拜,当看到西门庆对潘金莲有意思时,她主动要与西门庆说成此事,并没有因为潘金莲是有夫之妇而劝阻西门庆,只道“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并用十分计策,教予西门庆,让他和潘金莲合作一处。这里她不但拆散家庭,还更加狠毒,教导西门庆,要做的长久夫妻,就要斩草除根,用砒霜毒死武大。用药的法度,处理尸体等更是她所教授。书中有一段:

  王婆冷笑道:“我倒不曾见你是个把舵的,我是趁船的,我倒不慌,你倒慌了手脚。”

  为了金钱利益,她彻底失去了良知,害了武大的性命。为人们所痛恨,当看到武松替哥哥复仇,王婆被施以剐行时,不禁让人有大快人心的感觉。

  刘高之妻,同样是一个遭人痛恨的角色。她虽容貌漂亮,“不施脂粉,自然体态妖娆;懒染铅华,生定天姿秀丽。云鬟半整,有沉鱼落雁之容;星眼含愁,有闭月羞花之貌。恰如嫦娥离月店,浑如织女下瑶池。”但是心如蛇蝎。她到清风山为母亲上坟,却被王矮虎等人抓到,要其作压寨夫人,得宋江说情,才放回家中。可是她不知恩图报,还“极不贤”挑拨

  兄弟关系,还一口咬定宋江是山寨的大王,说道“这等顽皮懒骨,不打如何肯招!”并指示手下人将宋江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然后打入死囚。她的狠毒之心由此可见,她的死也就证实了恶有恶报,和自作孽不可活。

  另外还有白秀英、李瑞兰等,前者在50回中出现,羞辱雷横和他的母亲,而被雷横打死。后者出现在69回中,史进到其住所,而她不念往日之情,将其告发,致使史进陷于牢中。后来被史进杀了全家。

  由此可见,这些女性形象都死在了英雄的刀下,正是由于她们的死,成就了不少英雄好汉。好汉们不再走自己的路,而是被逼上梁山,寻求立足之地,走上反抗之路。这与作品的指导思想是相一致的,但是也暴露出来当时的不合理的婚姻制度,作者对于违反这些制度的人给予严厉的惩罚,主观上是维护的封建的观念的。

  (二)给予肯定的女性形象

  这里又称英雄化了的女人,如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从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这是作者正面塑造的女性形象,她们是一百单八将中仅有的三位女性。地阴星母大虫顾大嫂,地壮星母夜叉孙二娘,地慧星一丈青扈三娘。在她们身上,我们看到女性不只是呆在家里,作为男人的附属品,而不参与社会活动的人。在水浒的世界里,她们像男人一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舞枪弄棒,敢于同男人平起平坐,并且敢于和男人对阵沙场,不怕死亡,英勇杀敌。而且还将义气看作比生命还重要,

  1.母大虫顾大嫂

  顾大嫂出现于第49回,书中曾这样描写道:

  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插一头异样钗环,露两臂时兴钏镯。红裙六幅,浑如五月榴花;

  翠领数层,染就三春杨柳。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礁敲翻庄客腿。

  生来不会拈针线,正是山中母大虫。

  由此可见,顾大嫂是一位自立的女性。还在于她是酒店、赌场的直接参与者。“叫做‘母大虫’顾大嫂,开张酒店,家里又杀牛开赌。” 她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当她得知自己的表兄弟解珍解宝被冤入狱之后,心急如火,当夜便要去劫牢救人。在丈夫孙新的建议下,找来了邹渊邹润叔侄,还把孙新的哥哥——登州兵马提辖孙立“赚”来,说出自己的意图——同“去城中劫牢”,然后一发“投奔梁山入伙去”。她非但自己下定决心,而且还要其他知情人也这样做,她说道:“有一个不去的我便乱枪戳死他!”再加上她身手了得,在梁山泊中更是占有一席之地。

  2.母夜叉孙二娘

  孙二娘出现于第27回,书中写道:

  她“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正倚门迎接来酒店吃酒的客人。

  在这样的描写中,我们可以读出孙二娘身上的与众不同。她打扮夸张,倚门而望,绝非一个弱不禁风,谨尊“三从四德”的小女子。她应该是无视封建伦理束缚,自立自强的女性。事实也确实如此,武松路过十字坡时,揭穿了孙二娘人肉包子的事情,并从与张青的言谈中,交待了孙二娘为酒店的直接参与者,而且身手了得,为人大度,并没有因为武松的先前的打斗而记恨与心,还智慧过人,巧妙地在以后再遇到武松时,使其轻松过关,顺利的上了二龙山。并且,在梁山泊中,多次参与战争,和其他男性一样,也占有一席之地。

  3.一丈青扈三娘

  扈三娘出现在第48回,是三个女英雄中唯一的集美丽与超群武艺于一身的女性。对于她的美,书中写道:

  雾鬓云鬟娇女将,凤头鞋宝镫斜踏。黄金坚甲衬红纱,狮蛮带柳腰端跨。霜刀把雄兵

  乱砍,玉纤手将猛将生拿。天然美貌海棠花,一丈青当先出马。

  难怪爱好女色的王英见此马上出战。在一丈青的身上,更加体现了作者的妇女观。她,父母等都被杀害,但是归到梁山泊之后,认宋江的父亲为义父,宋江就为义兄,当宋江要把她许配给王英时,她很快就答应了。中国儒家思想的在家从父的三从四德的思想凸现出来。然而,这些不不足以否定她为一位女英雄。

  在这三位女英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巾帼的本色,女性的好汉。然而作者在塑造这三位女性形象时,形象都接近于男性,虽说是对女性社会活动的肯定,但是也可以看出,作者的逻辑理念,“即美貌能使女人成为既淫且毒的恶女人,只有那些容貌丑陋、毫无女性特征的女人才能成为好女人。”[6]小说在此,也冲破了“男尊女卑”传统观念的束缚,由衷地赞美了女性的胆识与才干。“他年同聚梁山坡,女辈英华独擅场。”

  二、对作者女性观的文化解读

  从女人(无论是好女人或是坏女人)身上,我们看到的是男性的命运轨迹和价值取向[7]。

  而一部分的女性形象地出现仅仅是为了衬托和刻画男性形象。但是作者在描写这些女性形象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对我国几千年来形成的传统女性观作了一次集中的和充分地展现,显示出这些观念已渗入作者的思想,变成了作者书写的一部分。

  (一)儒家思想的影响

  从古对妇女的品行要求便是儒家思想的“三从四德”,一直贯穿整个封建时代。作者生活的年代也不可避免的受其影响。在宋朝,理学家们极力维护封建伦理纲常制度。他们把“男尊女卑”、妇女的“三从四德”提到天理的度,并依此制定律条:“诸女擅其去(其夫),徒二年。”(《名公书判清明集·离婚嫁皆违条法》)“夫有出妻之理,妻无弃夫之条”(《名公书判清明集·妻以夫家贫而仳离》)等。在水浒中,被杀的潘金莲等,就是以她们的行为,触犯了当时的婚姻制度。另外,在这些制度下,女性没有权利,如桃花村刘太公的女儿被小霸王周通强迫成亲;荆门镇刘太公的女儿被牛头山强盗王江、董海抢走,成为群盗泄欲的工具等,这类形象的生命历程客观上反映了当时社会中广大妇女的命运犹如浮萍,任人欺凌,社会上各种恶势力加强盗、恶霸、官僚构成了险恶的生存空间。

  作者在小说中还塑造了大批和蔼可亲,深明大义的良母形象。她们大多是好汉母。如王进的母亲、李逵、雷横、公孙胜的母亲等。这些人物虽然出场不多,文字较简省,但也能看出她们大都是格守传统母德的典范,母慈子孝,其乐融融,这极富儒家的家庭伦理色彩。所以作者对这类形象极力肯定与赞颂。

  (二)游侠思想的影响

  看《水浒传》时,我们发现梁山泊的英雄好汉是一个不近女色的团体。英雄豪杰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不近女色。这与元代人留下的“任侠十三戒”,第七条是“色戒”:“色不亲二,酒不染面,于道路不许视人之妻女,无嗣然后告天地父母娶妾。”极为吻合。武松拒绝了潘金莲,小说称赞为:“武松正大原难犯,耿耿清名抵万金。”宋江就曾说过:“原来王英兄弟要贪女色,不是好汉的勾当。”

  在李逵看来,只有好色才是大恶,平时他十分崇拜大哥宋江,但当他看到,为了招安,宋江讨好李师师,于是“毛发倒竖,”指责宋江:“我当初敬你是个不贪色欲的男子汉,你原正是酒色之徒,杀了阎婆惜便是小样,去东京养李师师便是大样。”与其说是出于为民伸冤的道德义愤,不如说是因宋江触犯了他心中不可动摇的神圣的英雄信条,即不贪女色,这才是李逵愤怒的真实动因所在。

  用这一标准对梁山好汉逐一进行梳理,我们便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粱山好汉大都是光棍,即使有妻儿,也极少提及他们与妻儿的感情,妻儿在他们的心目中几乎荡然无存。后来的书中,则写道:

  酒色端能误国邦,由来美色陷忠良,纣因妲己宗祧失,吴为西施社稷亡。自爱青春行乐处,岂知红粉笑中枪。武松已杀贪淫妇,莫向东风怨彼苍。”“水性从来是女流,背夫常与外人偷金莲心爱西门庆,淫荡春心不自由。

  《水浒传》也写到很多英雄好汉解救处于困境中的女子,然而,没有一件写道对于解救者的钦慕。他们解救女子,只是因为她们是受难者,是弱势群体,贯穿其中的是扶危济贫的主题。英雄好汉们喜欢解救受难的人,同时自己却又不关心女人,不谈感情,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景观。

  (三)新兴市民思想的影响

  在作者所生活的时代,新兴的市民阶层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渐兴顺情逐欲的时尚,以封建士大夫自居的作者力求用正统的封建道德观念来约束新兴的市民阶层所兴起顺情逐欲的大潮。在这样观念左右下的作者对那些冲破礼教束缚,追求两情相悦的“坏女人”自然不给她们安排好的生命,但是作者也在某些方面肯定了女性。如肯定妇女再婚再嫁,金翠莲,潘巧云都是再嫁女,和要娶再嫁女,张三、西门庆。

  一部《水浒传》,虽然高扬的是“不爱女色、远离女色、仇视女色、践踏女色”的主弦律,但没有女性的伴奏,绝不会如此精彩妙呈,不对女性群像进行审视,很难说把握了水浒传的人物群像。[8] 然而,女性在逐渐参与到社会活动中时,她还是第一生产力的附属品,在角色没有转变之前,女性的地位不能改变。

  注释

  [1] 王康:论《水浒传》中女性形象的悲剧性 长江大学文学院,湖北

  [2] 金圣叹评点,文子生校点《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上),中州古籍出版社,1985年3月第1版,读第五才子书法,第21页

  [3] 朱一玄,刘毓忱编《水浒传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176页

  [4] 金圣叹评点,文子生校点《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上),中州古籍出版社,1985年月第1版,读第五才子书法,第441页

  [5] 金圣叹评点,文子生校点《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上),中州古籍出版社,1985年3月第1版,读第五才子书法,第411页

  [6] 董阳 《水浒传》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女性观 重庆大学学报 2004年第5期

  [7] 董晓玲 张利红《中国古代长篇小说中女性之群体悲剧及其审美特征》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2004年第6期

  [8] 臧国书《水浒传》女性群像的类化与解读曲 靖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第1期

  【从《水浒传》女性形象的解构中看作者的女性观】

  作者:周青卫

  摘要:关于《水浒传》作者的女性观,历来学者都有不同的看法。笔者通过仔细阅读、深入分析,认为作者施耐庵对林冲娘子等弱女子充满了同情,并揭示了强权社会下女子的悲惨命运;对潘金莲等违背妇道且心肠狠毒的女子却是极力的批判,一一冠上淫妇的罪名;对孙二娘等女子却是极力赞扬,透露出当时男女平等的先进观念。对李师师等妓女,作者用现实主义手法描写他们的生活,展现的是人性的沉沦和社会的黑暗;对王婆等妇女,作者揭示了他们的丑陋嘴脸,让读者看到了另一种不同寻常的女性,展示的是一个更加丰富的女性世界。在作者对女性形象的塑造中,读者可以看出他继承了传统女性观并在此基础上有所突破。所以,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作者的女性观是在落后中显现出一定的进步。

  关键词:女子;女性形象; 女性观

  Abstract: Scholars always have different views on the author,Shi Nai’an 's observes about women in The Water Margin.Through careful reading and thorough analasis, the author of the essay thinks that the author of book was completely sympathetic to Lin's wife,and revealed the tragic fate of the women in power society; strongly criticized Pan Jinlians’ not abidance to their husband and viciousness , also charged them with adultary.Sun Erniangs is strongly commended by Shi Nai’an,revealing his advanced concepts of equality between men and women at that time . Lishishi and other prostitutes, the author described their life with a realistic approach, displaying destruction of humanity and darkness of the society.Also the author explained Wangpos’ ugly faces, and let the readers see another kind of unusual women, displaying richer female world. In the shape of women writer, readers can see the author's view of women was to maintain the traditional view of women and on the basis he had a breakthrough. Therefore,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social development, the author’s feminist perspective is manifested a certain degree of progress in a backward situation.

  Key words:women; female character ; feminist perspective

  引言

  女性虽非水浒传这部英雄传奇小说的主角,但也形形色色、饶有意味。就出身而言,上至达官贵人的妻室,下至沦落风尘的艺妓,各个社会阶层都有。就性格而言,有的软弱、有的狠毒、有的暴躁、有的狡猾。从分析她们的形象可以看出作者对她们或褒,或贬,或同情。

  一、揭露强权对女性的迫害,同情弱女

  《水浒传》塑造了一些柔弱女子,尽管她们所处社会地位不同,但都是这个世界中的弱小者,她们在这个世界中遭受着恶者的污辱与蹂躏。

  林冲娘子是不同寻常的,她的丈夫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作为贵妇人,衣食无忧而且夫妻恩爱,照理说她应该过得很幸福。很不幸的是,她在去庙里烧香时遇上了“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 [1]的花花太岁高衙内,从此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丈夫因她吃官司,发配沧州,接着又不得不接受“被休”的事实,再后来在高衙内屡次逼亲的折磨下,她为了保持清贞的节操不得不以死来抗争这强权社会。

  在林冲娘子身上,作者所寄予的情感并非单一。这里有赞扬,为她的痴情,为她的执著而大唱赞歌,但更多的应该是同情,从作者的诗词“花容倒卧,有如西苑芍药倚栏”中可以看出,她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的受害者之一,是那夫权社会封建思想深深毒害的结果。中国传统文化中作为封建伦理道德文化的基本框架和基本准则的三纲五常,在它不断地对封建社会人伦关系的调整、规范中,逐步成为中国封建主义统治的基本理论,为封建阶级和等级秩序的合理性辩护,为历代封建统治阶级所维护和提倡,成为封建统治者套在我国人民身上的枷锁,在封建社会中一直充当愚弄和欺骗人民的道德教条和主要支柱,起着规范、禁锢人们思想、行为的作用。

  林冲之妻便是深受传统封建伦理道德文化影响的妇女,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言行举止端庄,夫妻恩爱,可是当朝太尉之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她,更有甚者,作为好朋友的陆虞侯把“朋友有信”这一交友基本准则抛至脑后,跟奸佞一起设计陷害林冲,抢夺林冲的妻子,因而破坏了林冲的家庭生活。而以人伦道德维系的百姓的正常家庭生活正是立国之根基。林冲之妻是人伦道德衰退下的社会所造成的时代悲哀。

  连作为贵妇人的林冲娘子,都是如此下场,那么处于社会下层的普通女性,她们的命运又将会是怎样呢?首先看最先出场的金翠莲,她被恶屠镇关西“强媒硬保”、 “虚钱实契”娶去做小老婆,不久被郑屠妻子“赶打出来”,又要原典身钱三千贯,只好唱曲还钱。又如桃花村刘太公的独生女,被小霸王周通强迫成亲;荆门镇刘太公的女儿被牛头山强盗王江、董海抢走,成为群盗泄欲的工具;大名府画匠的女儿玉娇枝被贺太守抢去,还把王义刺配冲军;蜈蚣岭的王道人杀死张太公一家,又霸占其女儿。

  这些女子的命运都是如此悲惨。面对被人宰割的事实,她们都无力改变不得不听凭命运的安排。当然这也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渭州城的肉铺户郑屠到东京“花花太岁”高衙内,从桃花山的“大王”周通到蜈蚣岭的王道人,他们分布在黑白两道,以强力破坏性带给百姓深刻的生存危机。而更令人气愤的是无所作为甚至助纣为虐的官府的行为动摇了百姓的道德信仰,从而动摇了宗法人伦社会立国之根基。

  对于这些可怜的女子,作者是给予了深切的同情,尽力给她们一个美好的结局就是最好的体现。但从中也让我们感到女性的弱小,她们对自己的命运、婚姻,甚至是生命的存在与消灭都不能控制,面对被污辱,被蹂躏的事实,她们无力改变。在这种不自主、不自由中,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到在那样一个时代女性生存的艰辛与痛苦。对于这些弱女子,作者的同情是显而易见的。他以现实主义的手法,描绘了她们可悲的命运,从中让我们体会到女性在那样一个强权社会中无法自由生活的悲哀。作者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呼吁人们起来反抗并推翻这强权社会,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二、批判不恪守妇道且心肠狠毒的淫妇

  《水浒传》中作者真实细致地描绘了一群淫妇的生活,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代表人物有阎婆惜、潘金莲、潘巧云、贾氏。作者赋予她们以美丽,但在行为道德上却一律淫秽浪荡、堕落无耻。

  潘金莲的相貌是无可挑剔的。“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可他的丈夫武大却是“三寸丁古树皮”相貌极其丑陋。在封建社会里,“女子既嫁曰妇,妇之言服也,服侍于夫也。”(《尔雅》)可她“为首的爱偷汉子”。更为严重的是,她不顾礼教伦常,大胆热烈地向小叔子表达爱意,而作者借武松之口斥责她是“没人伦的猪狗”。只有猪狗之内的禽兽才单单为了生理需求而活,可见作者是多么的鄙视她。当她与西门庆勾搭上之后,整日厮混。武大郎来捉奸时,西门庆吓得钻入床底下躲去。潘金莲却道:“闲常时,只如卖弄杀好拳棒。

  急上场时,便没些用,见个纸虎,也吓一跤。”这真是够毒的“第一,是激将,用‘便没些用’来激西门庆;第二,是壮胆,告诉西门庆对方只是‘纸虎’;第三,是教唆,用‘卖弄杀好拳棒’暗示西门庆来打武大。果然,西门庆冲出门来,一脚踢翻了武大郎”。[2]当通奸事泄之后为与西门庆做长久夫妻,亲手毒死亲夫,杀人灭口。这时作者又借武松之手“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胳查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作者把血淋淋的场面写得酣畅淋漓,看不出作者对生命的逝去有半点怜悯及惋惜之感。那是因为深受程朱理学“重天理,灭人欲”和传统礼教等观念影响的作者,对违背“夫妇有亲”的家庭伦理道德且心肠狠毒的女子深深的厌恶与憎恨。

  阎婆惜是个典型的烟花泼女,可是为了葬送亡父,为了养活母亲,她被迫做了宋江的外室小妾,因而丰衣足食,可“饱暖思淫欲”的阎婆惜,在感情上却十分落寞贫乏。可在“从一而终”的观念压制下,她要想摆脱这种无爱情可言的夫妾关系,真可谓比登天还难。因而她对宋江的怨恨远过于恩爱和爱恋,这也难怪乎她与张文远一见钟情。并且一旦抓到有利时机,就会伺机要挟,必置宋江于死地。宋江怒杀

  阎婆惜以后,从容冷静,他先把机密书信烧毁而后对其岳母说:“你女儿忒无礼,被我杀了”。可那婆子不相信,他又说:“你不信时去房里看,我真个杀了。”直到阎婆亲眼目睹那惨不忍睹的一幕时,宋江又说:“我是烈汉,一世也不走,随你要怎地。”这些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女儿太无耻了,不仅贪得无厌,而且背夫偷汉,她是该杀的。”从中可看出如下观点:女人,特别是那些不遵守男权社会秩序、规则的女人是很可怕的,她们对男权社会的危害极大,是男性社会的“祸水”。]3]

  相比阎婆惜与潘金莲,潘巧云与贾氏既不存在物质欠保障的问题,也不存在丈夫相貌丑陋的问题,只是丈夫对她们太过冷淡,于是她们一个就与和尚私通,一个就与管家“做了夫妻”。当她们的事被揭发时,一个是“弥逢翻害忠贞客”,为掩饰背夫偷汉之罪而谗言知情者石秀;另一个到官府亲证丈夫卢俊义“通匪”之罪,使其身陷囹圄,险遭官府杀害。在万恶淫为首的社会,偷汉通奸的女子只有死路一条,潘巧云被杨雄割舌剖腹,把心肝五脏挂在松树上;而卢俊义对他的结发妻子又是如何处置的呢,“把她割腹剜心,凌迟处死,抛弃尸首”,这场面令人惨不忍睹,而作者却写道:“众头领皆作贺,称赞不已”,可见作者对淫妇的憎恶之极。

  潘金莲等女性放纵情欲,追求性爱,这就冲击和背叛了封建礼教和妇德,为社会所不容,这也验证了孔夫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一说。女子难养,美貌的女子则更为难养,我国自古就有“红颜祸水”之说。具有儒家正统思想和保守的世界观的作者不可能不受此影响。正因为红颜是祸水,所以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业,做一个英雄人物,就必须远离美色。理所当然作者称赞的是英雄不近女色,而把受丈夫冷落轻视的女人们的本能要求当作淫邪加以蔑视和否定,着意描写潘金莲等人的无情无义无德,并给她们扣上淫妇的帽子。你不仁,我怎么能义呢,于是在情节上就出现了武松杀嫂为兄报仇,宋江为义杀阎婆惜,杨雄为兄弟情分杀妻,卢俊义杀淫妻的血腥场面,最后不得不投奔梁山泊,共聚大义。共同点都以暴露女性缺点,损伤妇女为基准。淫妇们是促使好汉们造反的工具,是共聚大义的牺牲品,是体现好汉刚直正义的陪衬。

  三、歌颂敢于对抗男权的女英雄

  中国古代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妇女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在政权、父权、族权多层压迫下,形成了“男尊女卑”、“男主女从”、“男强女弱”的基本观念。而作者塑造三位女英雄时却从整体上突破了这些观念.描写在英雄世界中“他们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称分金银,异样穿绸缎,成瓮吃酒,大块吃肉,”他们杀富济贫、冲撞州府、替天行道。给人以新鲜感。

  以往文学作品中写女性多是杨柳细腰,粉脸含春,莺转一声娇滴滴的娇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温顺。而《水浒传》里作者是怎样描写的呢?首先看最先出场的孙二娘,只见她“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涂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打扮怪异且及其夸张,全无“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之态。这是为她后文所作所为作铺垫吧!只见她说起话来,不是拍手叫道:“倒也!倒也!”就是大声喝道:“你这鸟男女,只会吃饭吃酒全没些用!”行起事来,竟是“一头说,一面先脱去绿纱衫儿,解下了红绢裙子,赤膊着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在行事、性格方面孙二娘更是与传统善良、温顺的女性形象判然有别,整日干着“肥的且做馒头陷,瘦的却把做填河”的坏人性命的勾当。在管理酒家时能独当一面,看到客官,毫无羞涩之心、惊慌之色,反而起身来迎接。她也不是那种胆小怕事之人,当武松受官府通缉时,她不怕拖累自身,掩护落难兄弟。

  而第四十九回出场同样是酒店经营者的顾大嫂,与孙二娘相比则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见她“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插一头异样钗锿,露两个时兴钏镯。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庄客腿。生来不会拈针线,弄棒持枪当女工。”面貌粗陋且不论,连“四德”里的“女工”也不会,玩枪弄棒却好生了得,有“三二十人近她不得”,“连他的丈夫有十分本领也输与他”。说起话来,“若是伯伯不肯去时,我们自上梁山泊去了!”,“既是伯伯不肯,我们今日先和伯伯并个你死我活。”行起事来,“身边便掣出两把明晃晃尖刀来,”,“当时顾大嫂手起,早戳翻了三五个小牢子”。

  在描写祝家庄的“一丈青扈三娘”时,作者并不是采用正面描写而是借杜兴之口“唯有一个女儿最英雄,名唤‘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双刀,马上如法了得”和老人之口“西村扈太公庄,有个女儿,唤作扈三娘,绰号一丈青,十分了得”,让我们知道了即将出场的是一位武艺高强并竭力保卫家园的女英雄而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

  正因为这些女子敢于突破这些传统观念的束缚,才有了后来横刀跃马,驰骋疆场的机会。不论是面对北宋朝廷的武装还是亲临民族敌人的兵马,她们都奋勇战斗,而且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作者大胆地把三位女英雄列入七十二个地煞星中:地慧星一丈青扈三娘、地阴星母大虫顾大嫂、地壮星母夜叉孙二娘,这表明作者进步的女性观,取消了性别歧视,把她们尊为天上星宿,地下神祗,这是由衷的礼赞。在这里,几千年来形成的“男尊女卑”观念涤荡干净。在梁山泊这片自由的天地里,尽情地按照作者的愿望理想,描写“不分贵贱,八方共域,异姓一家”的理想社会。人人平等、男女平等是梁山政权政治理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作者如此塑造三位女性形象,寄托了他的政治理想和希望。

  同时这些女性形象的出现,无疑会改变人们对女性的认识。女性不再是“头发长见识短,”也不仅只是承担传宗接代、繁衍生命的义务,她们武艺高强同样可以像男子一样不怕牺牲,争战沙场,可以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作者对女英雄的赞扬由此可见。

  四、用现实主义手法描写妓女,展现更深层意义

  李师师、白秀英、李巧奴、李瑞兰,这些人是《水浒传》中的一组妓女形象,这个群体能够出现在其中,绝非偶然,理所当然她们是不可忽略的。

  在第二十七回里,从张青口中我们对这个群体有了初步的了解。他说:“他们是冲撞州府,逢场作戏,陪了多少小心得来的财物。”妓女是封建社会中受污辱受压迫的对象,她们大多命运悲惨,为人们所轻视,虽然社会上有不少男人光顾妓院,但多把妓女作为玩物,作为发泄情欲的对象,很少对她们给予同情。可是在英雄好汉的眼中,她们是多么的不易,她们也是不可杀害的。难道这为以后宋江一伙能结识京都名妓李师师并全体受招安作下了铺垫吗?

  《水浒传》真实地反映了这群妓女的生活。李师师是京都名妓,不但“容貌似海棠滋晓露,腰肢如杨柳袅东风”,而且见识超群,当她得知自己接待的是令朝廷“梦里也怕”的梁山好汉时,她并不像一般人那样认为她们是“草寇”、“强盗”,她说:“你这一般义士,久闻大名,只是奈缘中间无有好人,与汝们众位做成,因此上屈成水泊”,称梁山诸将为义士,并认为她们是因无人引荐而“屈成水泊”,真可谓是梁山好汉的红粉知己。

  作者肯定了李师师的慧眼识英雄,但又不忘往她身上泼脏水,说她“水性的人”,对燕青“有邪心”。其实,即使李师师爱慕燕青,又何罪之有?作为女人她也有追求爱的权利,也希望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生活伴侣。在对她的这种感情描写中,我们读到的是一个女性对情对爱的期盼,还有就是因无法改变现有生活,无法摆脱被人玩弄命运的悲哀。另外几个妓女更是每况愈下。

  白秀英虽然“色艺双绝”,但是作为知县的“婊子”她对知县“撒娇撒痴”,亲自监着雷横在勾栏前号令,对雷横的母亲,她先是“抡上前只一掌,把那婆婆打个踉跄”,又赶上前“老大耳光子只顾打”,凶狠毒辣,全无尊老爱幼之念,结果被一木枷打死。妓女李巧奴虽和安道全打得火热,却又抽空与截江鬼张旺勾勾搭搭,后被张顺杀死。妓女李瑞兰以前和史进相好,听说史进上了梁山,就暗自派人去告密,也是薄情寡义之人。《水浒传》着力揭露妓女水性无定、见利忘义等丑恶品质。

  殊不知,这些女性的本质并不是如此而是生活所迫。“女子商业化最露骨的,就是卖淫制度。卖淫制度是与对于女子贞操强迫要求同起原同盛衰的,都是男子支配的必然结果。女子失了自己支配,自己心声——即经济独立时,叫她只有两条路可走,就是卖性或是卖劳动力的问题。然而在女子劳力还没有现在这样的重大的意义,没有现在这样多的需要的时代,多数女子或是永久的,或是一时的,不问哪一种,都是只以卖性才保全了生活安全。”[4]

  白秀英、李巧奴、李瑞兰这三个妓女不像有物质保障的李师师,她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为了生存,她们只能选择出卖自己的肉体。也许最初她们也不甘心走上这样一条任人宰割,任人蹂躏的路,她们也曾有着太多的心酸与苦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毫无转机,她们放弃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想法,而且在长期的卖笑生活中她们失去了自尊与廉耻变得势利、无情、自私、无耻。在妓女的这种转变中,我们可以想象人性的沉沦,社会的黑暗是怎样的令人骇然。

  五、否定令人憎恨的恶妇形象

  作者塑造的另一类妇女形象是那些利欲熏心、损人利己、忘恩负义的恶妇,如王婆、阎婆、刘高之妻等。

  王婆是开茶馆的,自称“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又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她帮助西门庆设计勾引潘金莲,此计划你不得不服,的确滴水不漏、完美到家。一是说明王婆惯于此道,二是说明西门庆以钱铺路的魔力。如果西门庆不名一文,她也决不会如此卖力。事成之后,西门庆果真给了她许多银钱布匹。她挑唆西门庆毒死武大郎,也是要西门庆“事了时,却要重重谢我。”这个王婆可称得上是实实在在的拜金主义者。先义厚利、以义制利是传统义利观的基本内容和合理内核,[5]王婆在财利诱惑下,最终成为杀人犯,把自己置于不义的位置。她违背传统伦理道德必然会受到严厉的道德谴责和法律惩罚。

  阎婆则把自己的女儿当摇钱树,为了报答宋江的施舍之恩,不顾女儿自身的感受,把她嫁给宋江。当女儿与宋江关系破裂之后,她仍然要女儿维持与宋江的关系。

  无论王婆还是阎婆,她们都有一份运筹帷幄的机智,她们能使“织女害相思,嫦娥寻配偶”应该说这是一份成人之美的好事,但她们将自己的才智用错了地方,变成成人之恶了。

  除了王婆、阎婆,作品对其他类似的妇女形象只做简单描写,虽写的不多,却无不令人憎恶,如刘高之妻“只要挑拨她丈夫行不仁之事,残害良民,贪图贿赂”,她对宋江恩将仇报,几番诬陷。“仁”不仅在各个历史时期,在各种道德中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高的德目,而且在世俗道德中也是最普遍的德行标准。[6]而刘高之妻自己不仁、恩将仇报也就算了,更令人憎恨的是,她还挑拨她丈夫行不仁之事,这也难怪乎世人会说出“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来。李鬼的老婆也是一个贪财害命、两面三刀的女人。

  以上的那些女人或者贪婪狠毒、损人利己,或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共性都是恶毒,似乎她们是天生的恶人。也许少了这些人,这世间的是非也会减少不少,这世间也会清静不少。但是她们在故事中起到了一定的穿针引线的作用,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使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同时她们的加入使作者笔下的女性形象更加丰富多彩。

  结语

  《水浒传》中的女性形象是本书中不可或缺的。只有通过对女性的描写,才能显现出作者刻画男性世界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也更能吸引读者的目光。作者对女性形象的塑造是苦心经营的,从分析妇女形象可以看出作者基本上落后的乃至复杂的妇女观,与此同时,尽管封建色彩的落后的成分占相当地位,但也鲜明地显示了一些进步。

  想了解更多论文范文网的资讯,请访问: 论文范文

本文来源:https://bylw.liuxue86.com/a/2898462.html
延伸阅读
毕业论文对本科学生是非常重要的,它一般是指高等院校或者某些专业学科,对大学本科生科学研究的训练,并且要求学生在毕业前撰写的论文。而行政管理毕业论文是毕业论文中比较热门题目之一,今天
2018-07-31
营销活动的主题是营销者即企业。企业是交换的主动者和积极的一方,千方百计促成交换。下面是出国留学网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市场营销专业毕业论文范文”,欢迎阅读。市场营销专业毕业论文范文摘要
2018-05-22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统计思想及统计工作在我国经济发展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下面是出国留学网为大家提供的“统计学毕业论文范文”,感谢阅读,更多有关内容请访问出国留学网论文栏目。统计学毕
2018-05-19
毕业论文是对你所学东西的一个综合表现,这个所学的东西不只是你在上课时候学到的东西,更多的要融入你自己的想法和你自己对某一专业的积累。下面是由出国留学网小编为你整理的“管理经济学课程
2018-05-11
办公自动化系统可以自定义公文格式与工作表格,让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自我设计,以下是由出国留学网小编为你整理的“计算机专业毕业论文范文”,更多内容请访问出国留学网。计算机专业毕
2018-05-04
探析《悟空传》中的孙悟空形象摘要:当今社会,互联网作为一种新型传播媒介,在日常生活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与此对应的,网络文学也应运而生,蓬勃发展。网络文学指的是以互联网为展示平
2017-07-06
以下是出国留学网论文频道编辑为您整理的浅谈唐宋女性文学的思想内涵,供您参考,更多详细内容请点击出国留学网(www.liuxue86.com)查看。浅谈唐宋女性文学的思想内涵摘要:唐
2017-02-14
以下是出国留学网论文频道编辑为您整理的论邓小平的世界历史发展观,供您参考,更多详细内容请点击出国留学网(www.liuxue86.com)查看。论邓小平的世界历史发展观【内容提要】
2017-02-14
生活工作中总有各种文书要写,但很多格式形式不知道怎么写,其实多看看同类范文就能解决。以下文章由“教学论文:从文本解读到真情写作的有效拓展”由出国留学网为您提供,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教
2017-08-03
论思行观与知行观【摘要】本文简单提出了思行观,认为思行观是公元2000的时候个人生活观的主题。思行观的内容为:思而不行,行不背思,思行独立,各成体系。思行观的理论依据是抽象化的推演
2017-02-10